张老咪

随便写点字,画点画

笼子




雨刚刚停。


 


老五和媳妇美惠两人收了伞,提着购物袋,在湿漉漉的马路上并肩向家里走去。


 


夫妻俩住在“笼里”,今天他们专门回去美惠在“笼外”的娘家探望。闷声声吃了一顿饭便回来了。


 


“我妈今天说的,你是怎么想的?”美惠把伞在身侧用力甩了甩,又偏头看向老五问道。


 


“你说出去定居的事?这老太太就是太想当然。咱俩现在在“笼里”的工作刚稳定下来,再搬出去,哪里在找这样的工作去?”老五也把伞上的水空了空,缠起来塞到了购物袋里。抬头看看天。“而且在这儿再过个两年应该也能房子了···”


 


“咱们为什么非要买套房子不可呢?现在这样租住不是挺好的。而且要我说,我们老家那边的房子不比“笼里”这边便宜多了!”美惠拉过老五的袋子,把细细叠好的折伞也丢了进去。


 


“唉唉,你不能这么讲。以后要是有了孩子总不能一直租房住···”老五把袋子换到另一只手上,伸过手拉住美惠的手。


 


“诶,对了,你妈妈前天又催我们要孩子,我说我们还没准备好,她就说我再等两年就年纪大了诶···人家分明还年轻得很。”美惠往老五身旁凑了凑,雨停了之后,起了凉嗖嗖的小风。


 


“哎呀,你别放在心上,我妈他们那辈的人还很在意这些的。你正是青春貌美的时候。”老五握了握她的手赔笑道。


 


“哼,而且我妈说,住在”笼里“也太不自由,亲戚们也经常跟她说‘像猪一样被关起来’”美惠嘟嘟嘴,挑了挑眉毛学着老五在丈母娘的样子。


 


“哈!”老五笑了笑,他有点生气。又觉得美惠的样子有点可爱“那还不是因为你们“笼外”人一天到晚都在说我们的坏话,反正不像你们那么活着就不对了。”


 


两人慢慢走到了笼子的边缘。直通天际的铁网隔着两个世界,在视野可见的大地上无限延伸着。铁网上每隔一段会有一个敞开的大门,门口有两个安检员,正在记录着来回出入的人员。夫妇二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上传送带,边说边向大门走去。


 


“ 虽说是在“笼里”,可这一进一出,只要不带什么危险品,你看有人拦着么?怎么就不自由了?”老五把美惠往身边拉了拉,躲开了有些拥挤的人潮。回身将两个袋子从安检带上拿了起来。把其中一个递到美惠手里。


 


“可是“笼里”到处都是摄像头,做什么好像都会被监视一样。超市里也有,马路上也有,简直到处都是嘛!看着真的很不舒服呀。而且我们哪有总说你们坏话,分明是你们都太喜欢自卖自夸了好的吧。”美惠拿过袋子。指着街边红绿灯旁的摄像头说。


 


“起码不像你们“笼外”那样暗地里装着隐形监控被曝光,还骗大家说没有的好吧。再说监控可以保证安全呀。是你们“笼外“的治安太差了。你每次一个人回去我一点都不放心啊。”夫妻俩过了马路,接着往家里走。


 


美惠瞪了老五一眼,不再说话。她既然嫁给了老五,又跟他搬到“笼里”,自然是心甘情愿的,所以她也并不是真的想听妈妈的话和老五搬出去。只是,她们“笼外”的人总会觉得住在一个笼子里实在有些丢人。她只是想跟老五吵吵嘴而已。


 


美惠和老五是在大学时候认识的。美惠从小在“笼外”长大,老五大学的时候从“笼里”出去,顺其自然地恋爱,结婚。最后两人选择在“笼里”生活。她从小听说了许许多多关于笼子的坏处,笼子里那些人如何如何的野蛮丑恶。直到她遇见老五。她想,既然笼里也有这样可爱的人,说不定那个笼子并不是那样的坏。所以她愿意去试一试,因为这里有老五。


 


后来她也住在“笼里”,开始一切都是新鲜的,意外的很合心意。之后她也发现,这里和“笼外”一样,有她喜欢的,也有她受不了的。比如她婆婆无止境地催他们生个孩子。


 


老五从小在“笼里”长大,他从来没怀疑过,甚至曾经并不知道“笼子”的存在,他从小只听说过“笼里”的好,也听过很多人说过“笼外”的更好。直到他选择走出笼子,然后遇见了美惠。


 


后来两人因为现实的考量回到了老五的家乡生活,目前还没有准备生孩子。不过老五的母亲一直催的很紧,让他们有些困扰。老五突然认真的想了想今天的对话,他想如果到“笼外”定居的话大概也有许多好处,而且,是和美惠一起,这样也好。


 


老五见美惠不再说话,以为她这是生气了。“诶,其实,我们以后也可以常常回去嘛,而且,有了孩子以后再考虑要不要出去住也可以呀。你别生气,别生气。”


 


美惠心里觉得好笑,把头别到一边去:“切,我才不生气,也不要生孩子。”


 


两人慢慢走到了家里,开始了新一轮的斗嘴,关于到底要不要生孩子。


 


在这个星球的中间,屹立着一道直冲天际的铁网,在目力可及的大地上,围成一个巨大无比门很多的铁笼。


 


在目力不可及的地平线的那边,在天际,在云上,铁网拐了个弯,围住了这个整个世界。


评论